“北約幾乎染指了所有的戰爭和衝突”(深度觀察)

核心閱讀

北約是冷戰的產物,但北約並未隨著冷戰的結束而退出歷史舞台。幾十年來,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固守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大搞集團對抗,頻繁挑起地區矛盾、爭端與衝突,嚴重破壞世界與地區和平穩定。

  

“利比亞、伊拉克、阿富汗等國,這些國家的遭遇我們都歷歷在目,它們被重建了嗎?北約戰機機翼下的所謂’民主’給那些國家的人民留下的只有痛苦和磨難,讓他們成為一片破敗和經濟混亂的受害者,看不到任何未來。”今年5月9日,在紀念衛國戰爭勝利77週年活動儀式上,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發出了這樣的質問。

1949年,美國以“集體防禦”名義拉攏部分歐洲國家成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將其作為霸權工具。冷戰結束後,北約不僅沒有偃旗息鼓,反而在美國主導下,打著維護“民主、自由、人權”的幌子,把武裝挑釁和軍事干涉的黑手伸向全球多地,造成巨大人員傷亡和人道災難。

《今日美國報》評論——

“北約對南聯盟的襲擊是明目張膽的、十分可恥的侵略行徑”

1999年3月24日,北約以科索沃發生“人權危機”為由,繞過聯合國安理會,對當時的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實施了78天的持續轟炸。據塞爾維亞政府不完全統計,北約出動了1150架次戰機,實施2300餘次空襲,投放了近42萬枚、總計達2.2萬噸的炸彈,其中包括國際公約禁止的貧鈾彈和集束炸彈。大規模空襲造成2500多名無辜平民遇難,超過1.25萬人受傷,100多萬人流離失所,200多萬人失去生活來源。

1999年5月7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轟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造成3名中國記者遇難、20多名中國外交人員受傷,館舍嚴重損毀。北約這一野蠻暴行激起中國人民強烈憤慨和譴責。

北約對南聯盟的轟炸並非其所宣稱的僅針對軍事和戰略目標,不僅工廠、鐵路、橋樑、油庫、電力和通信設施,連學校、醫院、護理中心、宗教場所和歷史地標等都遭到了轟炸。北約投擲在塞爾維亞的炸彈至今仍未能清除乾淨,投放的貧鈾彈導致當地癌症和白血病發病率激增,給民眾健康和生態環境造成永久性破壞。

《今日美國報》評論稱:“北約對南聯盟的襲擊是明目張膽的、十分可恥的侵略行徑。美國軍隊在攻擊一個沒有攻擊過美國,也沒有攻擊過美國的盟國,甚至沒有攻擊過鄰國的國家。這正是侵略者的定義。”

“這是北約自成立以來,首次未經聯合國授權而對一個主權國家發動戰爭,正式標誌著北約從防禦性轉為進攻性,推行新干涉主義戰略,奉行明確的擴張主義政策。”曾任南聯盟外交部長的日瓦丁·約万諾維奇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北約對南聯盟動武嚴重踐踏了聯合國憲章和《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對國際法基本原則構成了嚴峻挑戰。

每年,塞爾維亞各地都要舉行活動悼念北約轟炸遇難者。 “回想那段歷史,真的很痛苦。當時我還是個孩子,戰爭給我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響。我的家鄉被轟炸,留下許多廢墟,北約的侵略使我們國家陷入癱瘓。”住在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的安娜在今年的紀念活動上這樣說。

原南聯盟外交部長——

“維護人權只是北約對主權國家大動干戈的一個藉口”

1999年4月24日,北約華盛頓首腦會議通過了新的《聯盟戰略概念》,提出在解決21世紀的安全問題時,不僅要採取軍事措施,而且還將在政治、經濟、社會和環境領域動用“廣泛的手段”。這標誌著北約開始由防禦性軍事聯盟,轉變為具有“干預性”和“擴張性”的政治軍事集團。

2001年,美國為首的北約以“反恐”為名對阿富汗發起軍事行動;2003年,美國編造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謊言,與英國等北約盟國聯手發動伊拉克戰爭;2011年,美英法等北約國家以“保護平民”為由空襲利比亞……“北約新戰略的本質是武力干涉。維護人權只是北約對主權國家大動干戈的一個藉口。”約万諾維奇指出,北約對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等主權國家接連發動軍事打擊,有時理由是“人權”,有時理由是一管“洗衣粉”,有時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

美國布朗大學沃森國際與公共事務研究所“戰爭代價”項目2021年9月發布的《美國“9·11”後戰爭的真實成本》報告概要顯示,“9·11”事件之後,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也門、巴基斯坦等國,美國發動的戰爭共導致89.7萬到92.9萬人死亡,其中平民佔四成以上。

美國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副教授阿蘭·庫珀曼曾撰文說,2011年,北約空襲利比亞之時,利比亞內戰已接近結束,造成約1000人身亡;而在北約干預後,至少又有1萬多人在內戰中身亡,北約的干預將暴力致死人數增加了10倍。時至今日,利比亞仍處於動蕩之中,人民流離失所。

阿富汗《友誼報》副總編輯祖勒邁·沙赫巴茲說:“過去20年,北約以與塔利班作戰為藉口,在阿富汗許多村鎮打死打傷無辜百姓,摧毀人們的家園。”根據阿富汗喀布爾大學學者的評估,阿富汗戰爭平均每天造成約6000萬美元經濟損失、約250人傷亡。 2021年8月,美軍倉促撤離阿富汗。當地媒體評論稱,美軍離開時“揮一揮衣袖,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但對於阿富汗和阿富汗人民來說,他們失去了整整20年。

歐洲議會議員——

“北約的存在只能帶來更多問題”

挪威東南大學教授格倫·迪森發表的分析文章認為,世界正向多極時代轉變,北約卻自我定義為一個“永恆的力量”。在北約霸權的語境下,入侵成了“人道主義干預”,政變成了“民主革命”,而顛覆政權成了“促進民主”,砲艦外交成了“航行自由”,酷刑成了“強化審訊技巧”,軍事集團擴張成了“歐洲一體化”,支配成了“從實力地位進行談判”,而俄羅斯要求北約保證不搞擴張主義則成了“侵犯民主與主權”。

“回顧歷史就會知道,北約幾乎染指了所有的戰爭和衝突。北約就是一個戰爭組織,這是事實。”土耳其勞動黨安卡拉省負責人舒克蘭·多安表示,美國為了攫取利益、實現自身目的,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等多國發動戰爭,導致大量平民流離失所甚至死亡,而美國並不在乎這些平民所遭受的痛苦。

歐洲議會議員米克·華萊士在歐洲議會發言時表示:“北約一直做的事情是向外輸出戰爭,北約就是擁有武器裝備的戰爭分子。” 歐洲議會議員克萊爾·戴利指出:“北約的存在只能帶來更多問題。你可以在利比亞等地清楚地看到這一點,北約在那里大肆殺戮。北約根本不是和平的力量,不僅在烏克蘭危機中不是,在此前的歷次危機中都不是。”


《 人民日報》( 2022年05月25日1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