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追訪安陸“麥客”

製圖:徐云

夕陽下夏邑縣的麥田。

聶蘭在劉集村用GPS測量儀測量作業面積。

從收割機中倒出金黃的麥粒。

安陸農機手在田間作業。

閱讀提要

夏糧豐則全年穩。在保障夏糧“顆粒歸倉”的這場硬仗中,有湖北安陸的一份貢獻。 5月,147台聯合收割機從安陸出發,輾轉多個省份,抵達各小麥主產區收麥,歷時將達3個多月。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選擇其中一支隊伍,千里追訪,近距離感受他們的苦與樂。

又是一年夏收時節,自5月中旬起,夏糧主要作物小麥由南向北漸次成熟。

伴隨著農業機械化發展,跨區作業成為豐收大地上一道獨特的風景,一支支來自全國各地的農機隊伍就像候鳥一樣,從湖北開始一路向北,收割豐收的喜悅。

這個群體,被人們親切地稱之為“麥客”。在龐大的麥客大軍中,有一支來自安陸的隊伍,他們走南闖北10多年,嘗盡酸甜苦辣。 6月6日,記者驅車近600公里,追隨他們來到河南省商丘市夏邑縣。

商丘迎來湖北麥客

——免費通行,一路綠燈

追上麥客,不是一件容易事。

6月4日,記者聯繫麥客吉文平時,他和同行的麥客們正在江蘇宿遷收麥。

6月5日,吉文平發來微信:當地下雨,決定轉戰到河南商丘市夏邑縣。

6月6日,記者趕往夏邑縣,與他們匯合。

從南向北,千里轉戰,對這群麥客們來說,已是常態。

安陸位於我國“北麥南稻”的交界線上,每年,麥子從這裡隨著緯度向北漸次成熟,安陸的麥客們收完自家的小麥,便收拾行裝外出跨區作業。

吉文平從事跨區作業12年,今年5月27日,他帶領11名麥客,駕駛7台聯合收割機,從安陸出發,按照他們的計劃,行走路線依次為湖北、江蘇、河南、山東、河北,一直作業到9月份返回。

吉文平告訴記者,麥客一般是成群結隊,互相好有個照應。 “搭檔組合”往往是夫妻、兄弟或父子,一人負責開車,一人負責招攬生意、測量麥田等。

安陸王義貞鎮的黃興海是此次隊伍中最年長的麥客,他今年60歲,已與妻子一同“南征北戰”10多年。

河南是全國小麥生產第一大省,也是他們的必經之地。眼下,河南小麥進入豐收期。小麥收穫期短,從成熟到收割,不到一周,麥收,搶的就是時間。

早年,當地農民只能靠人力收割,勞動強度大,一遇雨天,收割不及時,麥子就會掉落或長芽。如今,麥客的出現,改變了這一狀況。

安陸從事跨區作業早,起於2006年。安陸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王仁學介紹,最開始出去的只有10台,現在每年穩定在100台以上。

手持跨區作業證、健康碼和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吉文平們”可一路暢行。在高速公路夏邑出口,記者看到,來自安徽、山東等地的聯合收割機川流不息,所有跨區作業車輛一律免收通行費,並優先放行。

進入河南省,農機手每天自動接收到兩次氣象信息和農機作業的市場需求信息。不僅如此,農業農村部開通了小麥機收保障熱線電話,農機手有困難,可撥打電話求助。

80後的阮熊和阮小熊是兄弟倆,他們今年第一次來河南,感覺到服務很貼心。

6月6日晚上7時,記者見到了“吉文平們”。他們看到家鄉的記者,面露驚喜。

與朱樓村的約定

——做得好,自然有回頭客

“我們這兒麥子熟了,你什麼時候來呀?”6月6日晚上,剛剛抵達夏邑,吉文平就接到夏邑縣朱樓村村主任張新雲的電話。

“明天就來!”吉文平一口答應。

朱樓村是吉文平去年帶隊收割的一個點。當時作業結束後,留下了聯繫方式。

6月7日早上7點,吉文平帶著兩台收割機來到朱樓村,幾位村民早已等候在田邊。

70歲的劉須敏種了5畝地,播種、施肥、收割全靠社會化服務。他告訴記者,今年村里先後來過多個省份的農機隊,但他仍然等著湖北的收割隊。

“湖北人收麥子的技術好,線路直、留茬低,邊邊角角都收到了。”劉須敏領著農機隊來到自家田塊。

第一件事情,測量。農機手夏木平拿出裝有GPS的測畝量儀,輕點屏幕,採集點的經緯度、面積、海拔等信息立即顯示。與劉須敏確認面積、商定價錢後,作業開始了。

轟鳴聲響起,收割機在滾滾麥浪中來回穿梭,夏木平是老把式,一番熟練地操作,不出一個小時,5畝地收割妥妥地完成。

經測量,一畝收穫1400斤小麥。 “真好!”劉須敏高興得像個孩子。

夏木平告訴我們,現在國產收割機性能很好,功率大、損耗低,作業效率大大提升,一點都不比進口的差。

農機隊的服務,起到了很好示範效應,原本觀望的村民紛紛排隊等候。見此情形,吉文平緊急調運兩台收割機過來支援。

喝水的間隙,吉文平告訴我們,現在全國各地的收割機多了,競爭激烈。不過,外出收麥的時間長了,老機手們都有自己相對固定的路線和據點,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撞。

吉文平和他的團隊幾乎不缺活干,在吉文平看來:服務質量是最重要的因素,做得好自然有回頭客。

“一般來講,熟手年收入在10萬元左右。”吉文平去年花13萬買了一台國產雷沃收割機,國家農機購置補貼3萬元,預計一年半就能收回成本。

夜幕開始降臨,朱樓村600多畝麥子收割過7成,吉文平他們準備加班加點。 “有時忙起來,通宵不休也是常有的事。”

四台收割機,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挺進。晚上10點,終於完工。

“明年歡迎你們再來啊!”離開時,劉須敏和幾位村民送來幾個西瓜,以表謝意。

千里轉場最怕“停工”

——收割機開到哪,服務保障跟到哪

在外作業,最怕的是機械出故障。

“一耽誤就是一整天,等修好,活也泡湯了。”李道貴在外作業十多年,經驗豐富。不過,這次倒霉事還是被他碰著了。

6月8日下午4點,李道貴正在作業時,突然一陣異響。

跳下車一看,發現卸糧筒中一根軸承斷裂,小麥卡在裡面出不來。

李道貴趕緊拿起電話,撥打雷沃公司的服務熱線。對方告知,離他10公里的高速公路口,有一個流動維修車。

二話沒說,李道貴將收割機運上拖車,踩著油門趕了過去。

在高速公路口,記者看到,這裡聚集了東方紅、雷沃等七八家農機公司的流動服務車,一輛車配備兩三個維修人員,車裡面裝滿了各式各樣的零配件。

“麥客們走到哪裡,我們就跟隨到哪裡。”雷沃公司維修員王小軍已經24小時沒合眼。

王小軍介紹,公司服務系統對每一輛出售的農機,都能進行實時定位。夏收期間,全國派出幾十輛流動服務車,分佈在客戶較為集中的區域。

認真察看完機器,王小軍對李道貴說:“修起來比較麻煩,估計得2個小時。”

李道貴蹲在一旁,點了支煙,嘆了一口氣:“看來今天是乾不成活了。”

李道貴告訴我們,一般情況下,他們出發前會隨車備一些易損壞的零部件,如果遇到一些小毛病,就自己維修。

對於年輕的農機手,外出跨區作業之前,都會進行專業維修培訓。 80後農機手黃永洲到河南的第一天就遇到機械故障,自己修理幾個小時,仍然搞不定,最後大家一齊幫忙,才解決問題。

駕駛室是溫暖的港灣

——以車為家,有苦也有樂

暮色降臨,勞作了一天的農機手們陸陸續續收工,回到鎮上的加油站。

這家私人加油站,是他們這幾天的歇腳處。在這裡,他們要給收割機加油,也要給自己“加油”:洗澡、吃飯、睡覺。

“他們都是以車為家。”加油站袁姓負責人告訴記者,為了方便過往的麥客,兩年前,加油站新建衛生間,提供熱水方便洗漱。

加油站旁的空地上,停著來自各個省份的收割機,作業歸來的農機手們忙著對機器進行全方位檢查。

安陸隊伍中,最先回來的是阮氏兄弟。簡單地洗去一天的塵土,兩人來到旁邊的小飯店,點了兩個小菜。

這是他們今天的正餐。麥客們大都是在收割機上站立作業,機器一運轉起來,駕駛室溫度高達50℃,一天下來,又熱又累,根本吃不下飯。

“早上吃碗方便麵,作業中途餓了,就拿麵包墊墊。”身材瘦削、皮膚黝黑的阮熊似乎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說話間,修完車的李道貴、聶蘭夫婦回來了。由於錯失下午的生意,此時的夫婦倆,一臉沮喪。

“沒事,明天再努力。”看到記者,李道貴勉強擠出笑容。

晚上10點多,吉文平和幾個人也收工回來了。洗完澡,男人們聚在一起,聊起今天的收穫。女人們則提來兩桶水,蹲坐在車邊洗衣服。

“走,吃飯去!”吉文平吆喝一聲,大家有說有笑地出發了。

由於吃不慣北方的麵食,他們在鎮上尋到一家提供蓋飯的福建小吃,當作“定點食堂”。

進店後,一人點了一份蓋飯,再加上一瓶冰啤酒,累了一天的麥客們迎來這一天中悠閒的時光。

談生活、談孩子、談未來……大家眼神中滿是憧憬。閒聊中,時間很快到了晚上12點,該回去睡覺了!

大家三三兩兩往回走,加油站依舊燈火通明,他們各自鑽進駕駛室,把座椅放倒,鋪上薄被褥,用布把前窗玻璃遮蓋,不足兩平方米的溫馨“小窩”裡,兩人蜷縮而睡。

我們不忍繼續打擾,開車離去。夜深了,月色下的村莊,多了一份靜謐。還未收割的麥子,正等著與他們明天的相遇。

記者手記

跟隨安陸“麥客”,體驗跨越千里的麥收之旅中,我們有一個很直觀的體會,就是國產收割機越來越多了。

在七八年前,外國大型聯合收割機雄霸市場,國產機器幾乎難以容身。

隨著跨區作業規模不斷增長,國內農機裝備企業看到巨大的市場潛力,紛紛投身聯合收割機的研發與製造。由於性價比高,東方紅、沃得、雷沃等國產農機正成為農機手們的首選。

國產農機雖然取得長足發展,但與國際先進大型農機相比,設計研發、製造能力、工藝等方面仍有一定差距。採訪中,不少農機手反映,駕駛室的設計有待提升。一般來講,收割機有兩種機型,一種裝有駕駛艙,但在作業時,前窗玻璃被灰塵遮蓋,幾乎看不清前方,有時空調壞了,狹小的空間更加密閉悶熱;另一種無駕駛艙的機型,灰塵直接撲面,不少農機手因此患上咽喉炎或肺炎。

我們曾登上一款無駕駛艙的收割機,體驗麥客的工作狀態。站在收割機上,耳邊只有“突突突”的馬達聲,厚厚的灰塵揚起,眼睛無法睜開。跟著收完一畝,身上全部是灰,口罩裡也鑽進了麥渣。

“希望設計更加合理,更加人性化。”農機手們對國產農機充滿期待。

國產農機要想真正佔領市場,靠打“價格戰”恐怕難以長久。正視差距,準確地找到市場的痛點,快速推出效率更高、性能更優的產品,國產農機才能贏得更廣闊的市場。

鏈接

孝感農機服務

年創收超16億元

湖北日報訊眼下正是夏種夏收夏管的時節,孝感不少農戶當起“甩手掌櫃”,“田保姆”們在田間地頭唱上了主角。孝感市農業技術推廣中心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孝感有各類農機社會化服務組織622個,鄉村農機從業人員8.8萬餘人,去年農機作業服務收入超過16億元。

孝感是農業大市,隨著不少農村青壯年外出打工,土地撂荒現像比較嚴重,從事農業生產託管的“田保姆”應運而生。孝感市農業技術推廣中心研究員王文豐介紹,在這些“田保姆”中,農機專業合作社已成為“主力軍”。

經過多年發展,孝感農機專業合作社已有180家,社員6292人。其中,22家被評為“全省農機專業合作社示範社”,10家被認定為“全國農民(農機)專業合作社示範社”。這些合作社探索出了菜單型、保姆型、流轉型、鏈條型等多種各具特色的服務模式。

安陸市晨風農機專業合作社是孝感最早的“田保姆”之一。理事長肖明慶介紹,該合作社主要提供三種服務,一是菜單型,就是將機耕、機插、機防、機收等不同環節的作業服務,明碼標價,由農戶點單。二是保姆型,把生產全程農機作業服務統一打包,價格優惠,農戶自願託管。三是流轉型,即合作社與農戶簽訂土地流轉合同,租賃土地,規模經營。

還有一些專業合作社以服務“綜合農事”為主。他們與農場簽訂作業範圍協定,將流轉土地分成若干家庭農場,確定“田管員”職責、作業內容和標準。通過規定統一的耕整、播種、植保、收割機械化作業價格,由合作社統一調度。

王文豐介紹,目前這些合作社內部已實現“五統一”服務,即統一技術培訓、管理協調、維修保養、作業標準、收費標準,合理調配,保證“機機有事做、事事有人幹”。據統計,農機戶加入合作社後,每年作業收入比以前“單打獨鬥”多2萬至3萬元。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胡瓊瑤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