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槍擊悲劇重演美國“槍患”痼疾難愈

據美國媒體5月24日報導,美國得克薩斯州南部一所小學當天發生槍擊事件,已造成至少21人死亡,其中包括18名兒童。此次事件距美國布法羅市發生針對黑人的槍擊慘案僅過10天,再次暴露美國槍支暴力噩夢難消、治理“槍患”步履維艱的困境。

槍支暴力愈演愈烈

美國是世界上槍支暴力最嚴重的國家,也是唯一在過去20年裡每年都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的發達國家。據《紐約時報》統計數據顯示,1975年以來已有超過150萬美國人死於槍支相關的自殺、謀殺與意外,超過美國自內戰以來所有戰爭導致死亡人數之和。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美國槍支暴力事件發生頻率直線上升。 2020年,美國有45222人死於涉槍事件,比2010年增加43%。美國非盈利組織“槍支暴力檔案”網站數據顯示,截至5月24日,2022年美國已發生212起大規模槍擊事件,有17107名美國人死於槍支暴力。

隨著“白人至上”等種族主義等極端思想蔓延,美國社會族群撕裂、仇恨犯罪激增,是導致今年以來美國槍擊事件頻發的另一因素。美國聯邦調查局數據顯示,該機構在2020年收到超過7700份仇恨犯罪事件報告,創2008年以來最高水平。 5月14日,一名白人槍手在紐約州布法羅市一家超市實施針對黑人的襲擊,導致10死3傷,槍手使用的是一把合法購買的槍支。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在聲明中承認,一場“仇恨流行病”正在美國蔓延。皮尤研究中心2022年4月中旬進行的調查數據顯示,美國槍支暴力和種族主義密切相關,受訪者中約有三分之一的黑人擔憂因種族原因受到暴力襲擊,而白人受訪者中這一比例僅佔4%。

皮尤研究中心2022年4月中旬進行的調查數據顯示,受訪者中約有三分之一的黑人擔憂因種族原因受到暴力襲擊,而白人受訪者中這一比例僅佔4%。圖片來源:皮尤研究中心官網

槍支氾濫害人害己

《紐約時報》認為,槍支氾濫是槍支暴力事件頻發主要原因之一。但美國槍支氾濫卻有增無減,甚至波及周邊國家,危害地區穩定與安全。

5月16日,在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一名男子擺放花束悼念槍擊事件遇難者。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一家超市14日發生槍擊事件,造成至少10人死亡、3人受傷。新華社發(張杰攝)

5月17日,美國司法部發布報告稱,2000年至2020年,美槍支年產量由390萬支增至1130萬支,增長近兩倍,總計生產逾1.39億支商用槍。據統計,美國人口僅佔世界的4.2%,但卻保有世界46%的民用槍支,總數量高達3.93億支。

美國槍支氾濫還導致大量槍支非法流入周邊國家,暴力犯罪在美洲蔓延,嚴重破壞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安全和穩定。據拉美媒體報導,海地和巴哈馬98%的非法槍支來自美國,在中美洲,這一比例高達50%。

2020年,墨西哥各種犯罪活動中追繳的槍支武器70%來自美國。 2021年8月,墨西哥政府起訴美國境內多家槍支製造商和分銷商,指控其違規銷售導致大量槍支非法流入墨西哥。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強烈要求美國加強監管,並指出:“如果我們不從武器流入源頭上減少供應,就幾乎不可能減少暴力犯罪。”

利益交織“控槍”艱難

得州小學槍擊案發生後,美國總統拜登於當地時間24日發表聲明,呼籲“化悲痛為力量”,採取行動推進控槍立法,阻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當地時間5月24日,美國總統拜登對得州學校槍擊事件發表聲明。圖片來源:白宮網站截圖

然而,美國已有20多年未通過重要控槍法案,國內政治極化、社會撕裂、利益團體影響等因素交織,嚴重阻礙美國控槍取得實質性進展。

1791年,美國通過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公民持槍權,持槍自由被視為美國個人的重要權利之一。

經過長期發展,美國槍支產業已形成巨大產業鏈,其背後的利益集團通過政治獻金、選舉捐款、遊說等方式影響美國政治和社會輿論,從而形成政客與軍工利益集團組成的“軍工複合體”,阻礙控槍立法。以擁有超過500萬會員的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為例,該協會僅2020年用於聯邦選舉的支出就超過2900萬美元。

美國民主和共和兩黨在控槍問題上矛盾尖銳,令美國聯邦層面的控槍立法更為艱難。 4月11日,拜登政府出台新規,試圖監管無編號且難以追踪的“幽靈槍”,但立即遭到擁槍派批評,一些反控槍組織表示將對新規提起訴訟。

美國廣播電視新聞網當地時間5月25日刊文認為,在美國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慘劇及後續行動幾乎是“可預測和公式化的”。美國吉福茲防止槍械暴力法律中心的報告指出,幾乎每個美國人一生中至少會認識一個槍支暴力的受害者,直接或間接同各種槍擊案發生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