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族裔“無法呼吸”,種族主義貫穿美國政體(鐘聲)

當人們最重要的生命權、生存權都需要用膚色來衡量時,這樣的社會哪裡談得上平等,哪裡還有真正的人權?

  

兩年前的5月25日,美國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壓致死,全美隨之暴髮長時間、大規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浪潮,“我無法呼吸”成為美國少數族裔反抗本國種族主義的代名詞。然而,兩年來,系統性種族主義這一美國“靈魂上的污點”,仍是美國少數族裔實現人權的巨大障礙。正如《華盛頓郵報》近日所指出的:“(兩年前)人們走上街頭要求問責、正義和改革,呼籲膚色不應該成為傷害的目標。但兩年過去了,進展微乎其微,非洲裔依然無法呼吸。”

種族主義是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毒瘤,造成的少數族裔人權悲劇仍在繼續。據《今日美國報》網站報導,在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殺害後的一年裡,執法人員在美國又殺害了數百名少數族裔。民間社會團體提供的數字顯示,2021年美國有266名非洲裔美國人被警察殺害,非洲裔美國人死於警察暴力的可能性“幾乎是白人的3倍”。今年3月,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四十九屆會議上,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表示,美國執法人員暴力執法造成的非洲裔美國人死亡人數持續居高不下,有關當局應採取切實措施,確保對此類事件進行調查並將肇事者繩之以法。

種族主義是美國的製度性、系統性缺陷,體現在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美國斯坦福大學新聞網去年2月發表系列文章指出,在教育領域,有色人種兒童在學校受到更為嚴密的監視;在司法領域,有色人種尤其是非洲裔更容易成為執法人員的目標;在經濟和就業領域,非洲裔等少數族裔從應聘職位到獲取貸款都更容易遭受歧視。美國城市研究所指出,在美國,結構性種族主義將有色人種社區與向上流動的機會隔離開來,使有色人種更難獲得高質量的教育、工作、住房、醫療保健和司法上的平等對待。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去年發布的報告顯示,美國在種族平等方面排名全球倒數第十位。

種族主義痼疾加劇美國社會分化和撕裂,導致各種歧視、仇恨和暴力言行層出不窮。日前,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發生的針對非洲裔民眾的大規模槍擊事件震驚全球。從2015年美國南卡羅來納州一處非洲裔教堂遭白人槍手襲擊,到2019年得克薩斯州邊境城市埃爾帕索發生針對拉美裔的大規模槍擊案,再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反亞裔種族歧視甚囂塵上,一系列事實都清楚地表明,美國的種族暴力犯罪呈現愈演愈烈之勢。美國皮尤研究中心近日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約32%的非洲裔成年人表示,他們幾乎每天都擔心自己會因為種族身份而遭到威脅或攻擊。亞裔和拉美裔持相同看法的比例分別為21%和14%,白人的這一比例為4%。當人們最重要的生命權、生存權都需要用膚色來衡量時,這樣的社會哪裡談得上平等,哪裡還有真正的人權?

聯合國官員強調,弗洛伊德遇害這樣的慘劇一再發生,說明系統性種族主義需要係統性應對措施,需要採取全面而非零碎的方法才能消解幾個世紀以來根深蒂固的系統性歧視和暴力。但正如聯合國當代形式種族主義問題特別報告員滕達伊·阿丘梅所指出的,對非洲裔美國人來說,美國的法律體系已經無法解決種族不公與歧視。美國國內政治日益極化,政府難以推出彌合種族裂痕的實質性舉措。更有甚者,美國一些政客公然擁抱極右翼思潮,為白人至上主義推波助瀾。美國領導人最近在會見布法羅市槍擊事件受害者家屬時承認,白人至上主義是一劑毒藥,貫穿美國政體。但問題的關鍵是,目前美國的政治體係不但無法為系統性種族主義找到解藥,而且在不斷固化系統性種族主義。

“沒有種族正義,美國就不可能是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社會。”在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殺害兩年後,美國社會的系統性種族主義仍令許多少數族裔感到“無法呼吸”,這就是美國人權的現實。美國應正視自身深入骨髓的系統性種族主義,避免人權悲劇一再上演。

《 人民日報》( 2022年05月25日03 版)

相關新聞:

新冠肺炎死亡超百萬,一場不該出現的“國家悲劇”(鐘聲)

控槍無力沈痾難返,槍聲擊碎美式人權幻象(鐘聲)

貧富分化加劇社會不公,人權債只會越欠越多(鐘聲)

粗暴對待非法移民,暴露“人權衛士”偽善面目(鐘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