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襲頻發西非安全形勢堪憂

近日,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參謀長委員會特別會議在加納首都阿克拉開幕,主要討論應對本地區的暴力極端主義等議題。加納國防部長尼蒂武在會上表示,過去3年,西非地區共發生5306起與恐怖活動有關的襲擊,造成至少16726人喪生,數千人受傷,數百萬人流離失所。

恐怖勢力蔓延

西非地區的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勢力主要分為西非國家本土組織和“基地”組織在非洲國家的分支。西非國家本土組織有尼日利亞的“博科聖地”、馬里的“伊斯蘭捍衛者”“西非聖戰統一運動”等;“基地”組織分支有“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等。專業人士指出,近年來,在西方國家和西非各國政府聯合對恐怖勢力展開嚴厲打擊的情勢下,西非地區恐怖組織呈現出分散化、多中心化、跨境化和共生化的趨勢。

“武裝衝突地點和數據”項目數據顯示,2021年,非洲恐怖主義活動呈現出明顯的外溢特徵。非洲聯盟反恐研究中心代主任伊德里斯·拉拉利表示,當前恐怖主義威脅正以非常可怕的速度在非洲蔓延,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加劇社會動盪,恐怖組織綁架人質、販賣人口、大肆招募成員,並通過網絡肆意開展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思想宣傳。儘管國際社會已經付出了相當努力,但局勢仍在惡化。

原因錯綜複雜

西非地區恐怖勢力為何日漸抬頭?其中的原因錯綜複雜。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楊寶榮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分析:

其一,從各國國情來看,西非多國人口眾多,民族、宗教種類繁多,普遍處於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的轉型階段,政府治理能力較弱。在長期政局動盪和宗教、民族矛盾衝突中,恐怖組織和極端勢力乘虛而入,擴大勢力範圍。

其二,從經濟社會發展狀況來看,西非地區油氣、礦產資源豐富,但資源分配嚴重失衡,貧富分化極其嚴重。人口的快速增長和無序的城市化,導致普通民眾無法接受足夠教育,社會無法提供充足的就業崗位和公平的發展機會,城市薄弱的基礎設施無法承載大量人員湧入。底層民眾的基本生存發展權利難以得到保障,不少民眾對政府信任缺失,容易轉向支持恐怖組織陣營,淪為恐怖主義的犧牲品。

其三,從地區和國際形勢來看,近年來,隨著西亞北非地區多國政府加大反恐力度,大量恐怖主義勢力向西非國家轉移,西非國家無力應對層出不窮的恐怖組織跨境活動。

聯合國國際政治暴力和恐怖主義研究中心研究員阿卜杜勒·巴西特指出,疫情造成的社會經濟壓力迫使西方國家和西非國家政府重新配置資源,赤字和公共開支的增加使其減少在反恐等非優先問題上的預算,包括削減相關項目資金、停止或減少國際安全援助等。

亟待國際支持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近日訪問尼日爾時表示,聯合國將與尼日爾和其他薩赫勒國家共同應對恐怖主義威脅。

“國際社會應當明確,西非的安全、穩定和發展對全球有利。”楊寶榮表示,一個動盪破碎的西非地區,不僅會成為滋生恐怖主義的溫床,給國際反恐事業帶來持久威脅,其面臨的難民、糧食安全和生態破壞等問題,也可能外溢到歐洲國家,影響全球可持續發展。西非擁有近3億人口,是全球最年輕、人口增長最快的地區之一。西非地區的發展可以帶來大量的人力資源和市場需求,釋放充足的經濟增長活力,對西方國家乃至全球而言都是發展紅利。國際社會應當從全局性、共生性、發展性角度看待西非安全問題,這也是國際社會推動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應有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