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區域經濟發展增添新動能(觀點)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建設順應了世界發展與開放合作大勢,是亞太區域各國的共同選擇。在全球化面臨衝擊、國際經貿規則體系遭受嚴重挑戰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帶來巨大困難的背景下,RCEP的成功簽署和生效實施彰顯了亞太國家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共同意願,體現了域內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的利益共生,是亞太和全球範圍內區域經濟一體化的重要里程碑。

今年以來,RCEP成員國加強協定宣傳推介,貿易、海關等部門通力合作,為企業利用協定積極創造條件。 RCEP對區域貿易增長的紅利正在逐步釋放。一季度,泰國對RCEP夥伴的貿易總額超過2.7萬億泰銖,同比增長23%,其中加工農產品增長43%;越南對中日韓以及其他東盟國家的貿易增速超過10%;日本與RCEP夥伴的貿易總額近2000億美元,佔日本整體外貿的47.6%,增長11.5%;中國與RCEP夥伴貿易達到4496億美元,同比增長9.5%……

RCEP不僅降低了區域各國的貿易商品關稅,制訂了高水平的貿易投資便利化規則,而且實行原產地累積規則。這些經貿規則形成合力,將對區域貿易投資和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產生積極作用。隨著RCEP生效實施,企業在區域內部開展生產採購和銷售活動將更為有利,區域中間品貿易也將進一步擴大。同時,RCEP還將激勵企業依托各成員國的比較優勢,按照資源要素最優配置的市場化原則進行跨境整合,優化區域產業鏈供應鏈佈局,提高綜合生產率和產品競爭力。在這個逐步調整的過程中,各成員國都有機會憑藉自身優勢參與並不斷提昇在區域價值鏈中的地位,區域內部也將由簡單價值鏈的合作邁向更高水平的複雜價值鏈合作,推動形成互利共贏的區域產業鏈供應鏈合作格局。

但也應看到,RCEP總體上採取了較為溫和的漸進式貿易投資自由化安排,且絕大多數成員國之間已有較高水平的自貿協定,因此其對貿易投資的影響將是漸進和長期的過程。同時,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形成、強化與重構,遵循基本的經濟規律,更是一個長期過程。對於微觀企業而言,其調整產業鏈供應鏈需要綜合考慮各種因素進行決策,RCEP的生效實施僅是參考因素之一。

需要注意的是,當前亞太區域面臨的貿易發展環境不容樂觀,特別是部分國家經濟問題政治化的傾向明顯,貿易與政治和意識形態掛鉤,國家安全概念被濫用,供應鏈被“武器化”,成為歧視和排他的工具。這些做法與RCEP和世界貿易組織的市場化規則背道而馳,不僅使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構建偏離基本經濟規律,而且也給區域內貿易投資帶來了許多不穩定因素,將削弱RCEP對區域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故需要各方勠力同心、共同應對。

中國作為RCEP成員國中最大經濟體,積極支持、配合東盟在RCEP談判中的中心地位,不僅為協定的成功簽署發揮了重要作用,而且在非東盟成員國中第一個完成國內批准程序,推動了RCEP如期生效實施。中國將RCEP作為深化製度型開放的重要平台,梳理了RCEP的701條約束性義務和170項鼓勵類義務,要求各部門、各地方高標準履行RCEP承諾,推動形成全國從上到下對照RCEP等高標準協定深化改革的良好氛圍,積極釋放改革紅利。今年1月,中國商務部等6部門還出台了《關於高質量實施RCEP的指導意見》,對企業和地方政府充分利用RCEP實現高質量發展進一步提出方向指引。

與此同時,中國的自主開放也在進一步加速。 2021年4月,中國增加了4個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省市,12月底出台了新版外商投資負面清單。 《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2022年版)(徵求意見稿)》也於近日公佈,將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引導外資更多投向先進製造、現代服務、高新技術、綠色低碳、數字經濟等領域和中西部地區。中國還將加快建立全國統一的市場製度規則,打通制約經濟循環的關鍵堵點,使國內市場與國際市場更好聯通。這些自主開放措施將與RCEP的生效實施協同互促,有助於放大RCEP對區域經濟的積極效應。

RCEP的經濟紅利由成員國共同創造,RCEP的發展藍圖由成員國共同繪製。 RCEP自簽署以來被寄予很高的期待,生效實施後正面效應的發揮還有待於區域國家政府和企業層面的共同努力。 RCEP成員國需要同心協力、相向而行,高標準履行和落實RCEP的各項經貿規則,堅持自由開放、互利共贏的合作理念,在各個層面為RCEP的全面實施提供便利。假以時日,RCEP作為全球最大自貿區的經濟紅利必將充分釋放,不僅有望成為亞太區域可持續發展的動力源泉,也將成為全球經濟穩定增長之錨。

(作者為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院長)


《 人民日報》( 2022年06月17日1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