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陷阱”: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上世紀冷戰的結束伴隨著橫亙歐洲大陸近半個世紀的鐵幕徐徐降下,歐盟於1993年11月正式誕生。飽受熱戰和冷戰之苦的歐洲人都憧憬歐洲大陸終結對抗的歷史,開啟一條和睦和解、共同發展繁榮的新路。然而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看到的現實是,歐洲大陸再度燃起熊熊戰火,地處歐洲中心的烏克蘭成為東西歐的斷裂帶,俄羅斯和歐洲雙方墜入了美國設計的“烏克蘭陷阱”。

“烏克蘭陷阱”服務了美國全球霸權。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曾說,“歐亞大陸是最重要的地緣政治目標”,控制整個歐亞大陸是“取得全球主導地位的主要基礎”。美國設計“烏克蘭陷阱”,把烏克蘭作為針對俄羅斯、遏制俄羅斯的棋子,終極目標就是要用戰爭泥潭和製裁大棒拖垮俄羅斯,以鞏固自身獨霸地位。如今,俄烏衝突導致生靈塗炭,成千上萬士兵和平民傷亡,至少500萬難民湧入西歐,而美國還在搖旗吶喊、煽風點火。正如《美國保守派》雜誌所言,烏克蘭只是美國眼中對付俄羅斯的“炮灰”,“華盛頓將同俄羅斯戰鬥到最後一個烏克蘭人”。美國藉此削弱、消耗俄的地緣圖謀暴露無遺。

“烏克蘭陷阱”出賣了歐洲利益。俄羅斯一直是歐盟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歐盟委員會和俄經濟發展部數據顯示,2021年俄羅斯是歐盟第五大貿易夥伴,俄歐貿易占歐盟全球貿易總額的5.8%,雙邊貿易額達2575億歐元;德國是俄在非獨聯體國家中的第二大貿易夥伴,貿易額為570億美元,歐盟佔俄羅斯總貿易額的35.9%。歐俄合作不僅符合歐盟和俄羅斯人民的利益,也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但顯然不遂美國所願。美國不允許歐洲自立門戶,更不能容忍歐俄走近,而是要將歐洲馴服為其稱霸全球的工具和離岸平衡、分擔責任的代理人。美用“烏克蘭陷阱”把地緣政治博弈之風吹向歐洲,把戰火燒到歐洲,把製裁壓力轉嫁給歐洲,把歐洲戰略自主絞殺殆盡,達到其“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目的。制裁一時爽,歐洲終自傷。連美國也不得不承認,對俄製裁像一把雙刃劍刺痛了歐洲。美國財長耶倫稱,目前歐盟不宜對俄石油禁運,否則歐盟受到的損失遠大於俄。歐洲糧食緊了、能源缺了、難民多了、失業增了、經濟難了,而且戰爭何時結束尚不可知。

“烏克蘭陷阱”養肥了美國也透支了美國。對俄極限制裁是美國炒作“烏克蘭陷阱”的核心伎倆。美國對俄實施了金融制裁、出口管制以及對重點產業、實體和個人的全方位打擊,手段翻新,規模空前,迄今已對俄實施1032項製裁。作為頭羊,美國帶動的“羊群效應”致使俄羅斯遭受超過一萬項製裁。跟進制裁的美國“盟友”和響應者,動機和出力程度也有所不同,其心各異:有的甘願打頭陣為美效命賣力、火中取栗,有的在能源和軍援等問題上並不積極,印度、南非等國甚至美國盟友墨西哥、以色列等在製裁問題上和美國保持了一定距離。而美國發戰爭橫財,賺得盆滿缽滿,軍火熱銷,油氣大賣,金融資本源源不斷回流,據說美國祇接收了十幾個烏克蘭難民。長遠看,美國損人未必利己,與其盟友的關係出現裂痕,更多西方有識之士開始有所警醒,看到“山巔”“燈塔”之國所謂“行俠仗義”不過是為霸權服務、為地緣競爭張目。最終,受損害的是長遠的美歐關係乃至整個美國盟友體系和不斷透支的美國標榜的“全球領導力”。

“烏克蘭陷阱”是美國繼“修昔底德陷阱”之後在大國博弈方式上的又一大發明,加劇了地緣政治惡性競爭,開冷戰後毒化國際社會風氣之先河,本質上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和你輸我贏的零和博弈。值得警惕的是,美國企圖將亞洲“北約化”,在亞洲製造新的“烏克蘭陷阱”。美國以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和美日印澳“四邊機制”為工具,不遺餘力將台灣問題和烏克蘭危機關聯炒作,甚至謀求在亞太地區部署中程彈道導彈。這些舉動暴露了美國根深蒂固的冷戰思維,無一不是挑動軍事對抗、拱火澆油遞刀子的老套路,其目的就是要打造所謂“亞太版北約”,假維護和平之名,行徹頭徹尾的服務爭奪霸權之私。

亞洲人民歷經熱戰、冷戰,飽經滄桑憂患,深知和平彌足珍貴,發展來之不易。過去幾十年,亞洲總體保持了和平穩定與較快發展,成為最具發展活力和潛力的地區,是世界的和平穩定錨、增長動力源、合作新高地,成就了“亞洲奇蹟”。亞洲拒絕成為大國博弈的棋盤,亞洲國家也絕不是大國對抗的棋子。亞洲人民要擦亮眼睛,共同抵制在亞洲引入陣營對立、複製“烏克蘭陷阱”,維護本地區來之不易的和平穩定發展局面。亞洲的安全要靠亞洲人民自己來維護,把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用對話合作取代零和博弈,用開放包容取代封閉排他,用交流互鑑取代唯我獨尊,堅定維護東盟在地區架構中的中心地位,深化區域和次區域安全合作,走出一條共建共享共贏的亞洲安全之路。

(作者是國際問題觀察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