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米珠薪桂居不易——危機籠罩下的歐洲百姓餐桌

新華社薩拉熱窩5月22日電特稿:米珠薪桂居不易——危機籠罩下的歐洲百姓餐桌

新華社記者張修智

如今的歐洲,有人正為自己的一日三餐而憂心忡忡。因為俄烏衝突及西方對俄羅斯的製裁,來自俄羅斯與白俄羅斯的化肥銷售中斷,化肥價格飆升;因為衝突與製裁,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小麥與玉米停止出口,食品價格被推高,讓一些普通百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米珠薪桂不是危言聳聽

俄羅斯和烏克蘭在世界糧食市場上舉足輕重,烏克蘭更享有歐洲的“麵包籃子”之譽。據聯合國糧農組織公佈的數據,2021年,俄羅斯與烏克蘭加起來約佔全球小麥出口的30%和玉米出口的20%。然而,衝突和製裁給了全球糧食供應鏈以凶險的一擊。

烏克蘭國家通訊社21日報導說,因港口被封鎖,導致烏克蘭超過2000萬噸待出口的糧食難以運出。

放眼今後,前景不容樂觀。衝突導致烏克蘭農用燃料嚴重不足。一方面,許多農用燃料被轉為軍用;另一方面,烏克蘭高度依賴從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進口柴油燃料,而如今,來自這兩國的燃料均已斷供。

此外,衝突導致烏克蘭農業勞動力下降,危及烏克蘭農業生產。據烏克蘭農業部消息,受衝突影響,目前烏克蘭春播面積僅達到100萬公頃,預計今年播種面積共700萬公頃,比去年減少一半。

由於西方制裁,作為世界主要糧食出口國的俄羅斯在很大程度上也無法出口糧食。美國農業部4月8日預測,2021-2022年度俄羅斯小麥出口量為3200萬噸,低於這一部門在俄烏衝突爆發前預測的3500萬噸。

歐洲央行評估認為,預計2022年全年食品價格將保持高位。俄烏衝突引發的糧食市場波動對長期依賴從俄烏進口食品、飼料、化肥和能源的歐洲農業部門造成嚴重衝擊,如歐洲消費的小麥中有四分之一來自烏克蘭,而俄烏衝突已對歐洲的玉米等糧食作物耕種造成負面影響。如果衝突繼續,對於歐洲來說,米珠薪桂將不是危言聳聽。

農業生產者坐困愁城

春播時分,法國南部奧克西塔尼大區熱爾省農場主阿蘭·德·斯科里爾在新華社記者面前難掩焦慮之情。氮肥去年1月每噸200多歐元,4月中旬漲破1000歐元,買是不買?現在不買,以後還漲,豈不更虧?甚至,將來想買都買不到,又該如何?

在希臘南部卡拉夫里塔鎮附近村莊的家庭農場裡,農場主迪亞曼蒂斯·祖納斯同樣坐困愁城。幾個月前,農場每月的電費是250至300歐元,新近的一次賬單顯示,月電費已接近1000歐元。與此同時,由於燃料價格上漲導致運輸成本增加,農場所需的玉米、乾草等飼料價格也在飆升。

“每週價格都在飆升,情況已經變得難以忍受,因為一切成本都在增加。” 祖納斯對新華社記者說。

在塞爾維亞姆拉代諾瓦茨鎮附近,農民米莉察無奈地告訴新華社記者,如今,他不得不到首都貝爾格萊德做些打掃衛生的活兒,然後用掙到的錢去購買他已無力承擔的化肥。

從西歐到東歐,從北歐到巴爾幹半島,農業從業者面臨著相似的困境——本已處於高位的農業生產資料價格,由於俄烏衝突以及西方對俄羅斯及白俄羅斯的製裁而雪上加霜,一路飆升。

制裁中斷了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化肥的銷售。很多西方銀行和貿易商正在避開俄羅斯的貨源,而航運公司出於安全考慮,也在避開俄羅斯出口貨物的重要出海口黑海地區。

希臘每年從俄羅斯和烏克蘭進口約25萬噸動物飼料,俄烏衝突開始後,不僅從俄烏進口中斷,其他玉米或小麥生產國也減少了出口。希臘全國農業合作社聯盟主席帕夫洛斯·薩托利亞斯告訴新華社記者,合作社1200名成員的生產成本最近上漲了約30%。

對消費者雪上加霜

在馬耳他首都瓦萊塔一家名為“後院”的餡餅餐吧,新華社記者看到,以牛肉、菠菜、奶酪等為餡料的餡餅每個售價均在3.5歐元左右,而幾個月之前,價格只有2歐元左右。

由於做餡餅需要的食材如奶酪、肉類、葵花籽油、雞蛋等價格節節攀升,店裡不得不調高售價。出於對顧客接受度的顧慮,餐吧只能自己承受一部分上漲成本。

在瑞典,雞蛋產業籠罩在悲傷情緒下。俄羅斯和烏克蘭是農產品出口國,是許多食品生產商的上游供應者,衝突和製裁使得瑞典雞蛋業面臨成本上漲的巨大壓力。

瑞典蛋業協會會長登內貝格近日在接受瑞典《晚報》採訪時表示,飼料價格最近上漲了百分之百,而商店中的雞蛋價格並沒有以同樣的幅度調整,這意味著,農民正在自掏腰包彌補上漲的成本。

瑞典雞蛋業正在與主要利益相關商展開定價談判,幾家大的雞蛋生產商已經宣布雞蛋價格將“大幅上漲”。對於正在與電費、燃料、食品甚至是房屋抵押貸款等生活成本全面上漲“作鬥爭”的瑞典消費者來說,這是一個雪上加霜的消息。

世界糧食計劃署執行幹事戴維·比斯利說,俄烏衝突使“歐洲糧倉”烏克蘭的數百萬人為領取糧食排起了長隊。類似埃及這種全球最大小麥進口國,其小麥進口80%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黎巴嫩進口小麥的一半以上由烏克蘭供應。衝突帶來的糧食危機是二戰以來最為嚴峻的。

聯合國糧農組織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西莫·托雷羅則表示,對於全球糧食供應鏈來說,化肥危機更令人擔憂,因為它可能抑制世界其他地區的糧食生產,加劇糧食短缺。 “如果我們不解決化肥問題,化肥貿易不能繼續,那麼明年全球將面臨非常嚴重的(糧食)供應問題。”托雷羅說。 (參與記者:孟鼎博、劉芳、陳文仙、和苗、石中玉、付一鳴、於帥帥、陳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