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越艱苦越值得奉獻”(奮鬥者正青春)

孔特特,身上總透著“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的那股勁兒。從海拔4300多米的鬆多到海拔4500多米的那曲,從一名新兵到森林消防大隊大隊長,這個陝西娃在西藏二十載,駐守的地方越來越高、越來越冷,奮鬥之心卻越來越火熱。

苦地方險地方,錘煉血性好地方

2002年,孔特特進藏的第一站,就是海拔4300多米的鬆多林政檢查站。那是原武警森林部隊海拔最高、條件最苦、任務最重的執勤點。 10月的夜晚,溫度已降至零下20多攝氏度,執勤的孔特特眉毛結冰,手上凍得全是口子,低溫缺氧讓他連邁腿都吃力。長年累月,渴了,只能砸冰取水;冷了,靠“抱團”取暖;想吃點新鮮蔬菜,更是奢望。

苦寒沒有嚇退他。在這裡,他發揚“老西藏精神”,暗自鼓勁:“要吃得了苦、扎得下根!”就這樣,站在冰天雪地、頂著大風沙塵、承受烈日暴晒,他每天檢查過往車輛幾百台次,全力打擊破壞森林資源等違法犯罪行為。

2018年,部隊改革轉制,孔特特沒有選擇返回內地:“組織在這裡培養了我,我要繼續留下來。”

“遠在阿里,苦在那曲,險在昌都。”2019年,他又主動申請調到西藏自治區森林消防總隊那曲大隊任職。由於含氧量不到平原一半,剛到那曲,他這個十幾年的“老西藏”都覺得心跳過快。

“苦地方險地方,錘煉血性好地方!”孔特特帶領大家每天訓練體能,一開始只能小步顛,漸漸能夠負重大步跑。從幾百米到5公里,再到10公里,經過全員努力,大隊體能訓練達到全優,連續3年被評為基層建設先進大隊。

再苦再累也要往前衝

20年來,孔特特參加滅火作戰130餘次,遭遇滾石、倒木那是家常便飯,但只要警鈴響起,他總會帶頭沖向前線。

青藏高原被稱為“亞洲水塔”,是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孔特特說,光那曲就有22萬公頃原始森林、6.3億畝羌塘草原,棲息著大量珍貴野生動植物。這裡生態脆弱,森林一旦被燒毀,數十年都難以修復。

保護高原的原始森林,考驗孔特特的不只是消防技能,更是超常的勇氣和膽識。

2015年11月,山南市一處森林發生火災。那里山高坡陡,滅火垂直落差高達上千米。一天下午2點,他們堵截火頭時,發現石縫下還在冒煙。突然一陣大風,火焰“轟”地捲起來。 “丟掉重裝備,跑!”眼看情勢危急,孔特特帶領大夥拼命往植被稀疏的地方猛跑才脫險。次日去檢查,隊員們丟下的水泵都被燒成了鐵塊。

兩年前,林芝市發生森林火災,他帶領那曲大隊50名指戰員前往支援。上山沒有路,他們手腳並用,沿著60多度的陡坡開進。 “頭頂是一片火海,腳下是萬丈深淵,身上是道道划痕,但沒有一個人猶豫,我們必須把水泵架上去。”孔特特說。

扛著輸水管帶,指戰員們一點點撲滅明火和煙點。就在戰鬥快收尾時,火場風向突變,吹起一團巨大的“飛火”,朝現場的20多名群眾襲來。孔特特再次果斷決策,指揮大家迅速脫險。將群眾安全轉移後,幾名護林員緊緊攥著他的手致謝。那一刻,孔特特至今難忘:“這份事業是崇高的,再苦再累也要往前衝。”

用心用情竭誠為民

改革轉制3年多來,孔特特帶領隊伍深入群眾,不斷鞏固防災減災的人民防線。 “這里地廣人稀,跑一趟鄉鎮少則往返數百公里,多則上千公里,但我們堅持到一線去。”每次去,孔特特都給鄉親們介紹防滅火知識,同當地護林員一起演練,教他們使用消防設備、普及法律法規、學習避險技能。

“現在,老百姓在思想上實現了’預防為主’的轉變,森林火災次數逐年減少。有的牧民還自發建起蓄水池,一旦有火情,能迅速打早打小。”孔特特說。

除了森林防滅火,孔特特還投身到許多搶險救災任務中去。 2020年7月,連日強降雨導致那曲市色尼區一片居民區被淹。在暴雨中,孔特特帶隊蹚著一米多深的積水,一邊通宵抽水排澇,一邊幫幾十戶居民搬運青稞、家具等物資,避免財產損失上百萬元。

在西藏這些年,吃了很多苦,但這位硬漢眼裡滿是堅定:“苦歸苦,但必須有人去建設和守護。只要黨和人民有需要,我會繼續留在這裡。對我來說,海拔越高越檢驗忠誠,環境越艱苦越值得奉獻!”

《 人民日報》( 2022年06月17日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