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就「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員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陳浩濂今日(六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就何君堯議員動議的「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再次多謝何君堯議員的動議、三位議員提出的修正案,以及另外23位發言議員的寶貴意見。在開始動議辯論發言時,我解釋了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制度的政策原意,亦提及強積金的實際表現和一些優化措施。現在,我會就剛才辯論中議員提出的幾項主要意見作回應。
 
提取累算權益作非退休之用
 
  何君堯議員、林哲玄議員以及多位議員都提到希望加入提早提取累算權益的理由,例如支付醫療保費、醫療費用,甚至購買物業等。
 
  我要強調,強積金的初心和最終目的,是協助打工仔建立持之以恆的財政紀律,規定他們要定期、長期地為退休儲蓄,而且有保存規定,不希望他們在退休前流失累算權益,或預支了計劃成員的基本退休保障。
 
  立法會剛於上星期通過有關取消強積金對沖草案,更好地保障打工仔的退休權益。此時此刻,香港面對人口急速老化之際,我們更應聚焦討論如何進一步改善及鞏固強積金功能,而並非探索其他可能削弱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制度之重要基石的建議。
 
  現時強積金僱主、僱員各自供款僱員有關入息的百分之五。假若強積金要在退休儲蓄以外同時用作繳付醫療保險保費、醫療費用、購買物業,甚至用作抵押,以增加強積金用途的靈活性,如果要考慮這些情況,在不影響退休保障的前提下,可以考慮的其中一個可行或合理安排,就是設立不同的專項儲蓄戶口,即「專款專用」,就如內地「五險一金」當中的醫療保險和住房公積金戶口,或是新加坡中央公積金制度下的醫療儲蓄計劃帳戶和用於置業、投保、投資及教育的一般帳戶。但我必須指出,內地和新加坡的僱主僱員總供款率分別可高達百分之五十七和百分之三十七。我相信大家會同意,如果要僱主及僱員由現時合共供百分之十的強積金,大幅增至供款百分之三十多甚至超過百分之五十,相信現時是難以取得社會的共識的。
 
  回看香港強積金制度的現況,每年僱主僱員強制性供款合共為有關入息的百分之十,上限為36,000元,每個計劃成員平均持有的強積金資產約26萬元。另一方面,市面上無論一般醫療保險或自願醫保的保費,每年均須數千至數萬元不等,置業所需的金額更加不用多說。除非我們的僱主和僱員均接受提升強積金供款率,否則在不增加強積金供款而又不影響退休保障的情況下,強積金資產實在難以滿足其他不同的用途。
 
強積金制度的成本效益
 
  有不少議員剛才都提到強積金收費高、回報低等成本效益問題。要評估強積金的成本效益,主要體現於兩個層面,分別是收費水平和投資表現。我在開場發言時已解釋過強積金的投資表現,亦有議員解釋過,因此我現在會多談收費水平和投資選項方面。
 
「積金易」平台
 
  正如我在開場發言提及,當強積金受託人及其計劃按序遷移至正在籌建的「積金易」平台後,我們估計以首兩年過渡期建議收取的30至40基點平台費計算,預期計劃成員須支付的平均計劃行政費即可降低約三成,整體基金開支比率(FER)則下跌一成多。平台收費往後亦會繼續穩步下調至運作十年後的約20至25基點,較目前的平均行政費減少超過一半,可量化的累計節省成本總額達300億元至400億元,「積金易」平台對降低基金收費水平的功效立竿見影。在這方面,我們除了感謝立法會去年十月通過有關實施「積金易」平台的主體法例外,亦藉此機會感謝強積金受託人一直以來配合政府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推進平台的工作,從而達致剛才提及的顯著成本減省,令計劃成員直接受惠。
 
  另外,「積金易」平台可同時改善用戶體驗,方便計劃成員管理及轉換強積金計劃,促進市場競爭,並有助推出鄧家彪議員提及的「全自由行」,及支援勞工及福利局有關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的配套設施。
 
  陳健波議員和多位議員都提出盡快推出「積金易」平台。項目已進入發展階段,包括構建平台的基礎建設,以及就平台的詳細設計和用戶介面等進行公眾參與活動。建立「積金易」平台是一項非常龐大的工程,我們要處理的是全新的運作框架以及涉及13個受託人、27個計劃及400多萬個計劃成員共一千多萬個強積金戶口的資料轉移,我們不能低估其複雜性。我們的目標是約於二○二三年四月平台完成系統測試並準備就緒後開始分階段推出,這是十分進取的目標。積金局將繼續與相關持份者聯繫溝通,並會密切監察承辦商的工作進度,以確保項目質素良好,如期完成。
 
收費水平
 
  鄧家彪議員提出降低「預設投資策略」基金的收費水平。事實上,在去年十月通過的《2021年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修訂)條例》(《2021年修訂條例》),政府已將俗稱「懶人基金」的「預設投資策略」基金當中的實付開支法定上限由每年百分之零點二調低至百分之零點一。
 
  至於「預設投資策略」基金的管理費百分之零點七五上限,政府在《2021年修訂條例》的法案委員會會議上表示,待所有強積金受託人及其計劃於二○二五年左右遷移至「積金易」平台後,會有更詳盡的資料顯示因「積金易」平台節省行政成本令每個「預設投資策略」基金減少管理費的幅度,以便政府就調整百分之零點七五的法定管理費上限進行檢討。
 
  「預設投資策略」固然有收費管控,但同時更為其他強積金基金帶來標竿作用及減費壓力。強積金最新的整體平均基金開支比率已下降至今年三月的百分之一點三九的新低。
 
  剛才林素蔚議員和李鎮強議員提出訂定收費上限。去年通過的《2021年修訂條例》已清楚指定「積金易」平台推行後的行政費收費管控。為確保減省的成本可直接轉移予計劃成員,「積金易」平台推行後將會實施以下兩項法定規定:
 
(一)規定受託人未來不得收取高於「積金易」平台收費的計劃行政費,以便減省的成本,即現時受託人向計劃成員收取的行政費與日後較現時低的平台費的差額,會「直接轉移」予計劃成員,讓其受惠;
 
(二)規定減省的成本要全數反映在強積金基金的整體開支比率上,確保整體收費有相應幅度的減幅。
 
  我們相信,透過「積金易」平台把強積金計劃行政程序標準化、精簡化和自動化,並在規模經濟效益和數碼化的帶動下,降低整體基金費用的趨勢將持續下去。我們會繼續密切及持續地監察強積金收費的情況。
 
  正如剛才李慧琼議員所言,增加信息透明度和市場競爭也是降低費用的關鍵。積金局的「強積金基金平台」提供了13個受託人提供的27個計劃、412個基金中每個基金的各個服務提供者的收費分項資料,即是一般統稱為「管理費」的行政/受託人/保管人費、保薦人費及投資管理費,以及投資回報的數字。計劃成員可自選不同基金組合作比較,並按基金開支比率或回報高低排序,包括那些表現不佳的基金,一目了然,以協助計劃成員作出切合自己退休理財需要的選擇。我們理解李慧琼議員提及宣傳工作和投資教育的力度問題,積金局會加強與巿民溝通及強積金相關的教育工作。
 
  另一方面,去年通過的《2021年修訂條例》亦落實並優化當時陸頌雄議員提出的修正案,規定在計劃成員每年獲發的周年權益報表中,須載有就其強積金計劃最近期的基金開支比率及年率化回報、累計回報、最近年度基金管理費和其他所有費用及收費的金額和百分比。「積金易」平台的中央紀錄冊亦須載有最近期的周年權益報表中所載的資料。有關規定配合「積金易」平台的全面實施,提升強積金基金的透明度,利便計劃成員查閱其帳戶資料,做好「自己強積金自己管」。
 
投資選擇
 
  剛才鄧家彪議員、梁子穎議員、周小松議員、李惟宏議員、林素蔚議員和盧偉國議員都提到其他投資選擇,例如新設與通脹掛鈎或「通脹加一」的投資產品、公營或非牟利的預設投資或管理基金,以及增加產品數目和提供者等。
 
  現時強積金計劃為計劃成員提供超過400個不同風險及回報組合的基金供選擇。當中,為回應市民對強積金「收費高、選擇難」的關注,自二○一七年,法例規定每個強積金計劃須提供一個作環球分散投資、隨年齡增長自動調低投資風險,以及設收費上限的「預設投資策略」。現時已有四分一強積金帳戶(約261萬個)選擇了所謂的「懶人基金」,當中兩個成分基金類別自二○一七年實施以來至二○二二年三月的平均年率化淨回報分別為百分之七點二及百分之三點二,增長穩健,更加大幅跑贏通脹,其環球分散投資特點,亦可在波動市況中發揮分散風險的作用。
 
  我們會不時檢討「預設投資策略」及整體強積金計劃的運作,包括令強積金投資更多元化和放寬強積金投資限制,以確保強積金能達致長線為計劃成員積少成多、滾存增值的政策目標。
 
整體退休保障政策
 
  剛才有議員提及更多其他優化強積金制度的措施,例如銀髮就業人士的退休保障、政府為低收入人士代供強積金、最高入息水平檢討等。
 
  銀髮就業方面,當僱員年滿65歲後仍然受僱,雖然僱主及僱員均已無須再按規定作強制性供款,但雙方仍可選擇作自願性供款,以增加僱員的退休保障。
 
  至於為低收入人士代供強積金,行政長官已於二○二○年一月公布有關措施,希望長遠提升對基層和弱勢社群的支援,加強低收入人士的退休保障。落實有關措施需要一定的配套,預計最快約於二○二五年全面推行「積金易」平台後便可實行。
 
  黃國議員剛才提到強積金最高有關入息水平檢討的工作,積金局一如既往會按法例規定對強積金最低及最高有關入息水平進行檢討。有關檢討屬強積金內有關退休保障政策的範疇,勞工及福利局會跟進相關事宜,包括仔細考慮積金局的檢討報告,審慎考慮及評估所有相關因素,並會適時向立法會匯報有關檢討。
 
  剛剛提及幾項其他優化措施的建議,不約而同涉及整體退休保障方面的政策,勞工及福利局在制訂和推行整體退休保障政策時,會審視強積金制度在香港整體退休保障制度下所發揮第二支柱的角色和成效,及其與其他支柱的功能互補。
 
總結
 
  主席,我在開場發言時形容強積金是一場30、40年的長跑,因為一個退休保障制度需要經歷40年才能夠發展成熟、完全展現其「積少成多」的價值。長跑的終點,是打工仔在退休之時能享受點滴滾存儲蓄投資所帶來的成果。
 
  這一場長跑賽事中荊棘滿途,包括國際環境的大變局、金融市場的波動、經濟循環的起伏、新冠病毒疫情等。正因如此,我們更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讓計劃成員獲得最大保障,充分發揮強積金退休儲蓄的功能。同時,我們會繼續聽取立法會和巿民大眾的意見,適時檢視和改善強積金制度的實施情況,使它可更有效和更穩固地做好退休儲蓄功能,加強公眾對強積金制度的信心。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