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就「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員議案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陳浩濂今日(六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就何君堯議員動議的「活化強制性公積金」議案的開場發言:
 
主席:
 
  首先,我多謝何君堯議員的動議,以及鄧家彪議員、陳健波議員以及林哲玄議員提出的修正案,讓政府聽取立法會就活化強制性公積金(強積金)制度的意見。
 
  強積金制度於二○○○年十二月起實施。作為一項為市民提供長遠退休保障的措施,它可說是一場長達三、四十年的長跑。今日的辯論正好提供一個機會,讓我們在制度成立了21年的今天回顧過去,並展望未來。
 
政策原意
 
  強積金一直發揮着本港整體退休保障制度的第二支柱功能,為本港的就業人口作強制性退休儲蓄,與其他退休保障的支柱,例如社會福利及個人儲蓄等相輔相成。
 
  政府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積金局)多年來一直致力推出不同措施,不斷優化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例如在二○一二年推出俗稱「半自由行」的「僱員自選安排」;二○一五起容許罹患末期疾病或完全失去行為能力的計劃成員提早提取累算權益;在二○一七年推出設有收費管制的「預設投資策略」;在二○二○年把上海及深圳交易所納入為積金局的「核准證券交易所」,便利強積金投資於內地A股;立法會剛於今年六月初通過便利強積金投資內地政府債券;以及我們現正籌備推行「積金易」平台等。這些措施均以計劃成員的利益為本位出發,從多方面為強積金增值。
 
  強積金是專為退休而設的長期儲蓄計劃,所以有保存規定。若果容許計劃成員在達到退休年齡或其他法定條件之前可隨時提取部分累算權益,必然會削弱強積金的定期儲蓄紀律,以及透過數十年滾存增值的重要功能。因此,任何改善或活化強積金制度的建議,必須以維護強積金的退休保障成效為大前提,否則最終不能達到強積金制度的政策原意。
 
強積金的投資表現
 
  要好好發揮其退休保障功能,強積金透過長線而定期的供款、複息效應及平均成本法投資,為計劃成員累積退休儲備。強積金基金的投資回報固然重要,而何君堯議員的動議正正以強積金近期的投資表現作為放寬提取強積金的理據之一。
 
  強積金是跨越三、四十年的儲蓄及投資計劃,期間無可避免會經歷不同的經濟周期和金融市場的起跌。因此,坊間不時有機構可能只着眼於強積金的短期升降並加以分析,其實意義不大。我們可從積金局一些建基於較長時間所搜集的數字得知,自強積金制度設立以來,強積金的淨投資回報超過3,260億元,截至今年第一季季末的年率化淨回報率為百分之三點六,而同期年率化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變為百分之一點八。在二○一七年四月推出的「預設投資策略」基金,其核心累積基金及65歲後基金自推出以來表現理想,年率化回報分別為百分之七點二及百分之三點二。換言之,強積金的投資表現既大幅跑贏通脹,長遠亦經得起考驗。
 
  近期市況較為波動,強積金不能獨善其身,難免對強積金投資造成短期影響,但強積金是長期投資而非投機,在複息效應及平均成本法投資的帶動下,會「拉勻」(即平均化)購入基金單位的成本價,緩和短期市場波動對投資長期回報的影響。過去21年,強積金投資共有14年錄得正回報,而錄得負回報的年度往往能夠迅速回復甚至超越短期跌幅。我們應着眼於強積金的長線投資回報,而非個別年度的投資表現或市場的短期波動。
 
優化強積金制度
 
  投資回報不能盡控,但政府和積金局一直多管齊下,從降低強積金收費入手,令打工仔的投資更加「物有所值」。反映強積金收費水平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FER),已由二○○七年的百分之二點一下降至今年三月的百分之一點三九新低。此外,現時已有超過一半的成分基金的基金開支比率不多於百分之一點三。當強積金受託人及其計劃按序遷移至現正籌建的「積金易」平台後,預期計劃成員須支付的平均計劃行政費即可降低約三成,而FER也會相應下調。
 
  「積金易」平台已進入發展階段。我們的目標是最快在今年年底前完成開發以使用者主導設計的「積金易」平台,讓受託人於大約二○二三年四月平台完成系統測試並準備就緒後分階段過渡,使「積金易」平台約於二○二五年在所有受託人過渡至平台後全面運作。我們與積金局正全力、全速推展「積金易」平台項目,以期早日為計劃成員創造減費空間,並開拓推行各項新措施和功能的機會,為實施取消「對沖」提供配套支持,以及為推行「全自由行」鋪路。
 
  議員提出的議案及修正案主要環繞如何進一步完善退休保障政策、優化強積金制度、豐富強積金的投資選項,以及提高強積金的淨回報等。當中,何君堯議員和林哲玄議員提出利用強積金支付醫療保險保費或醫療開支。
 
  現時,強積金供款是僱主、僱員各佔百分之五,每年僱主、僱員強制性供款上限合共為36,000元。假若要強積金在退休儲蓄以外同時作繳付醫療保險保費或醫療開支之用,我們需考慮計劃成員的強積金資產在不增加供款及不抵消退休儲蓄的前提下,是否能滿足不同的財政需要。
 
  主席,我會先繼續聽取各議員的意見,並在總結時就議案、修正案及其他議員的意見再作一個總體的回應。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