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一位思想家面向東方的凝望——探尋伏爾泰的中國情結

新華社巴黎6月16日電 通訊:一位思想家面向東方的凝望——探尋伏爾泰的中國情結

新華社記者劉芳嚴明

巴黎七區,塞納河左岸濱河路上,一幢普普通通的17世紀建築立面釘有法國常見的歷史建築標誌牌,上面簡簡單單刻著幾行字:“伏爾泰,1694年11月21日生於巴黎,1778年5月30日在這棟房子裡辭世”。

1778年2月,伏爾泰離開居住了20年的法國-瑞士邊境小鎮,在這棟房子裡度過了84載人生的最後幾個月。

那時,這位經常通過讚美中國意象來批評歐洲現實的思想鬥士,已光榮加冕“法蘭西思想之王”。他的哲學著作、小說、詩歌、戲劇和無數針砭時弊的小冊子、短文、書信,已如雨點般散佈歐洲,慎思明辨之士競相傳閱,擊節嘆服。

在這裡,各界名流和巴黎民眾紛紛前來致敬,而他一得空閒就埋頭寫作。據史料記載,他是在三樓對著後院的一間書房伏案工作,書桌上方掛著深為他景仰的中國思想家孔子的畫像。

再往前20多年,在撰寫《哲學辭典》“論中國”條目的時候,伏爾泰寫道:“我認識一位哲學家,在他的書房里間懸掛了一幅孔子畫像;他在這幅畫像下邊題了四句詩:唯理才能益智能,但憑誠信照人心;聖人言論非先覺,彼土人皆奉大成。”

因其對儒家思想的讚美,伏爾泰還獲得了“歐洲的孔子”的雅號,這位啟蒙運動思想家有著對東方思想的凝望和探尋。

近兩個半世紀後的今天,伏爾泰的名字在法國常可見到。他度過晚年的法瑞邊境小鎮現名“費內-伏爾泰”;許多城市擁有以“伏爾泰”命名的大街、小巷和廣場;伏爾泰言論常被政商文教人士援引,還多次進入法國高考哲學作文命題。

在巴黎,紀念法蘭西民族偉人的聖殿先賢祠地下墓室裡,伏爾泰棺槨前,一尊大理石雕像將這位文人、哲人和鬥士的一生凝固成永恆:昂首站立,凝視前方,右手握著鵝毛筆,左手拿著一捲紙,永遠在思考和書寫。

參觀者駐足瞻仰。一對來自法國北部工業區的夫婦與記者輕聲交談,他們激賞伏爾泰發出的正義呼喊、寫出的巧妙辛辣文字,也讚歎他對中國文明的熱愛、對人類文明理想的執著與捍衛。

中國,確實是伏爾泰的情結。他在《哲學辭典》中常常肯定中國的長處。

以中國元代雜劇《趙氏孤兒》為靈感源泉創作《中國孤兒》時,他頌揚儒家文化熏陶下的中國人面對強暴和野蠻時堅強不屈的精神。

如今,“伏爾泰與中國”已是西方中國研究、中西哲學比較研究的課題之一。法國作家萊婭·貝西指出,18世紀的歐洲出現了一股中國文化熱,傳教士剛從中國傳回的孔子理論尤其具有吸引力。伏爾泰正是超越現實框架,提出了一個更廣泛、更包容的文明願景。

“伏爾泰啟發了西方人應該放眼別處,從而理解自身與他者的關聯。”貝西說,“交流互鑑,定能互益。通過置身於更廣闊的文明視野,理解、欣賞中國哲學中的人文主義,伏爾泰做到了這一點。”